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xjklmyhsxc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在抗日烽火里,黄土高坡是家乡,长在红旗飘舞中,上过学,务过农,拉过单车运过煤,吃糟糠,咽树皮,进了工厂两分居,总算熬到改革时,老眼昏花看当今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上场里的老柿树  

2016-05-08 18:23:40|  分类: 诗词文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上场里的老柿树 - xjklmyhsxc - xjklmyhsxc的博客

       夏秋柿子上市的时候,火红火红的柿子被商贩摆放的整整齐齐,高声吆喝叫卖时,我常常总要买上几斤过过口福。小心翼翼地剥去熟透了的柿子表面上薄如宣纸的皮,一股特有的清香扑鼻而来,红红的沙沙的果肉被我蛮气的一口吞入,软软呼呼的不用细嚼,蜜汁就随着我的味觉神经传遍全身。每当这时我就沉醉在儿时的甜蜜记忆里。。。。。
       那是七十年前的时候,我家上场里有两颗老柿树,两棵柿树相距七八米左右,树干已完全岁月腐蚀一空,更可怜的是只留三分之一的树皮 支撑着若大的树冠,墨灰色树皮上 凸凸凹凹,   疙里疙瘩 。 有一次  爷爷背着我去上场里碾场时告诉我,在他小时候,他的爷爷说这两颗柿树就长成这个样子了,我推算了一下,大概在一百五十多年前,柿树就已老态龙钟了。剧网上说,柿树的寿命可达700年,这两颗树龄到底有多长,我已无法求证。
        我记得在我七八岁时。我就能踩着老柿树上的大“瘤子”爬上爬下的摘柿子,麦收时节,青青的柿子已长成像山楂一样大,青柿子涩的不能吃,老家人形象的叫“嘴巴”,我就把摘的青柿子塞进麦草垛子里捂上几天,等柿子捂成黄褐色时,再掏出来藏在麦垛子后面悄悄的一个人吃着,虽然也不好吃,但也感到好奇。吃到嘴里竟有一种很骄傲的感觉。到柿子快要成熟的时节变黄了,父亲就把它卸光了,一是怕有人偷摘,二是怕柿子熟了掉下来摔烂。卸下来的黄柿子还不能直接吃,要放在温水里侵泡一个晚上,人们叫它“爛柿子” ,爛好了的柿子又脆又甜,虽然没有自然成熟的好吃,但却能像粮食一样的充饥,最好的办法是将黄柿子放到高处等过上个把月变红变软了再吃,这叫吃“软蛋柿”。我常常偷偷的站在凳子上一个一个的捏来捏去,捏出一个最软的就悄悄的吃掉。常用语“柿子检软的捏”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。
         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,农村实现合作化,我家的上场里也归了农业社(后来又归了公社),上场里的柿树理应归集体所有,但因无人管理,所以父亲每年还要去上场里去摘柿子,到了三年困难时期,上场里的一排榆树都被饥民扒光了皮,哪还有我们吃柿子的机会。此后,我也离开了家乡。几十年过后,听说八十年代初,上场里的地承包给了个人,从此这两棵树就再也和我家没有关系了。1993年秋天,我和儿子回老家探望父母时,父亲还和我去了上场里,我看着老态龙钟的柿树,再看看已年过古稀的老父亲,一股辛酸不由涌上心头。那种凄凉的沧桑感至今还浮现在我的脑海里。
          如今我也早已年过古稀,今年清明,我和儿子回家祭祖,我想起了我那辛勤劳作了一辈子的老父亲,也想起了上场里的老柿树,于是就和儿子一同去上场里寻访老柿树,遗憾的是,一对相依为命的老柿树不知被谁何时伐去了一颗,剩下的另一颗孤苦伶仃的守望在村子最北头的高坡上,它见证了苦难故乡的风雨变幻,也见证着改革开放后家乡面貌的巨变。
         上场里的老柿树, 我作为你的老主人的后代-------一个飘泊在外大半生的游子,如今也只能把你留在我的相册里,留在我永远的记忆里。 只要你还能被某些人手下留情而活着,只要我还在,我还会回来看你的。








    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2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